笔趣阁 >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> 186|清平岁月(16)三合一

186|清平岁月(16)三合一

?热门推荐:
????一秒记住,精彩365bet注册地址_365bet网络赌输钱_赌球网站365bet无弹窗免费阅读!

????清平岁月(16)

????李诚再次踏入许家的大门,还真有些恍若隔世。

????曾经,跟着金老四那也是经常来的。那时候的主母还是金家的大姐,这位大姐因着金老四和许时思两人的不合,越发的想化干戈为玉帛,把两人往一块凑。这一边是弟弟,一边是小叔子,她夹在中间也为难。金老四是为了他这个大姐,叫来也来。许时思也是很会做面子情,当着嫂子的面,那时决口不提曾经作为孩子时候的不愉快。可是啊,这孙子,损着呢。

????那时候过来,除了跟许时思之间不得不接触之外,接触的最多的,反而是许时忠。跟金老四老的恨不能穿一条裤子,因着,也把人家许时忠叫姐夫。

????那个时候,人家连称不敢。这是看在宗室的份上,很是不敢逾矩的样儿。

????现在嘛,叫人家一声姐夫的话,只怕算是高攀了。

????心里挺感慨,但面上嘛,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,好像满天下,皇上老大他老二的样儿,谁也不尿。

????跟着出来迎的管家一脚踏进去,兜头就看见许时思这孙子。

????许时思三十许岁人,跟他和金老四一般的年纪。长的也颇有些人模狗样!这会子不知道要去哪里,走的还挺着急,带着随从一步赶着一步的往出走。

????两人看见对方,都停下来。

????“二爷?”许时思皱眉,他怎么来了?

????“不敢不敢!您才是二爷。”李诚比他先一步行礼,“给二爷请安了。”

????许时思的眉心跳了跳,刚才大哥才骂过自己,骂了什么他也没太往心里去,大概就是不得矜骄,得夹着尾巴做人之类的话。是想还没出门,先叫宗室的爷们对着自己这个无官无职无品无阶的人来了个礼。

????他气的差点哼出来,走了金老四,来了这个一个添堵的。

????但还不得不赶紧更大幅度的还礼,“折煞在下了!折煞在下了。二爷客气。”这么‘重要的’客人上门了,他不能这么一走了之。当然了,如果李诚有点眼力见,说一声‘你忙去吧,不用陪着了’,这就另当别论,不算失礼了。可这孙子他娘的就跟不知道自己有事似得,自己给他带路,他还真就坦然的领了。领了就罢了,一路上走的特别慢,看见老藤还站下来围着转转,好好的打量打量。看见走廊里的浮雕,也站着瞧瞧,还不时的点头,像是在品鉴。你品鉴个大头鬼哟!这府里你曾今是一天不窜一回吧,那至少也是三天窜两回。你他娘的跟金老四差不多都知道我家的房顶上有几片瓦,这会子去来装新客,为的什么的,还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。真不是自己见不得这俩玩意,实在是这孙子太他娘的孙子了。

????随从在后面急的跳脚,这边不动地方,有啥办法?

????要是大哥不在府里,他敢骂一声‘去你大爷’的,但大哥现在在,不知道今儿怎么了,心情好像不怎么明媚。他得紧着点皮子才行。

????因此,心里急着很火烧,还不得不这么陪着。然后好容易人家大爷终于不欣赏老藤砖墙了,脚步一挪,又问起别的来。

????“这个亭子不错,请谁给画的图?风水位选的不错。”

????娘的!原来的亭子不是你跟金老四动刀动枪的,给柱子上砍上划痕之后,你主动赔的吗?谁画的图,请的哪位风水先生,还有人比你更清楚吗?

????他避开点管家,低声咬牙切齿,“差不得得了?”

????哟!

????李诚斜眼看他:“你还知道分寸两个字咋写呀?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许时思气道。

????“差点把金老四打死,够毒的呀!”李诚轻哼一声,斜眼看他,“所以,出门小心点,你有失分寸的时候,许是旁人也有掌握不了火候的时候……”

????许时思语塞,气道:“少诬赖人,我可没有说要了他的命。”

????这话一说,瞬间便明白。当时那种情况,他只要露点意思,下面的人就会巴着他而落井下石。他脸上露出几分嘲讽来:“那是他活该!”

????嘴还挺硬!

????李诚笑了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忙去吧!以后希望你能这么硬气一辈子。”

????这是什么话?

????好话!

????管家跟没听见一样,继续带他的路。直到进了书房,李诚都再没有说话。

????这府里他熟,闭着眼睛都都摸到。

????这会子进来,许时忠正坐在那里手里拿着条陈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见他进来也才放下,“等了你这半天了。”

????“见府里建的好,瞧着新鲜,不由的驻足看了看。”他还是坦然的这么时候。

????许时忠不想跟他歪缠,叫管家退下去,书房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,他才开口说话:“你去了北边,见了老四?”

????“去了!见了!”李诚一脸的坦然。

????“就为了给我捎信?”许时忠打量他,这小子其实还不错,金家到了这份上,还愿意伸把手的,人品都很过的去。

????李诚马上就露出几分‘你别自作多情’的表情来,对他没有半点的畏惧,“我去北边办点年货,顺便去看看老四还活着没……”

????“话里有话是吧?”许时忠道,“我可没说叫金家死。”

????李诚呵呵笑,就跟当初金家出城被逼的那么早走不是你干的一样。

????许时忠一眼就看透他的意思,“……不那么干,我能知道谁对金家是真心,谁都金家是假意。便是没有你们,难道我前面就没有安排?”

????“安排什么?”李诚一副话赶话的样子,“安排清风寨的土匪半路截杀?”

????许时忠面色一变,这个自己并不知道,“清风寨?在什么位置?”紧跟着他就训斥,“这么要紧的事,你为何不报?”

????李诚瞪大了眼睛,“我才回来,怎么报?再说了,我又没见到土匪的毛,谁知道真假。您监国着呢,这件事您该责问地方父母,不是找我的不是!”

????顶嘴顶的梆梆的,跟当初跟老四来府里的时候一个德行。

????自己不管怎么变,他倒是一腔赤诚从没变过。

????这个问题涉及到朝事,他试探了一句,李诚却未有半丝别的意思。他心里也一松!若是恩师半路被土匪截杀,这叫人拿住了把柄,朝堂上又少不了事端。这样的事,李诚在自己面前这般坦然,那便是半丝算计也没有的。

????他的面色缓和了下来,问说:“琼姐儿是在你府上?”

????“不是!”李诚否认,“是出门拜佛,不想动了胎气,刚好叫老嬷嬷撞见了,带到庄子上去了。现在可都不能挪动呢!”说着就又皱眉,“我跟你解释这个干嘛!那是我干闺女,我接到我家叫养胎,怎么着吧?是不是贺家那一伙子没蛋的货告状了?告他奶奶的状他还敢告状?金家一出事,就恨不能要了我干闺女的命。家里连继室都开始物色了,等着贺家那小子回来就休妻。你说着他娘的王八蛋不王八蛋!”

????许时忠的面色就冷了下来,“贺家果然如此?”

????李诚轻哼一声,“老四这不是不放心嘛!金家的事别人不知道,您还不知道?金家大嫂那是多会算计的人,你比别人该清楚。老四还不是一避再避,就怕大房多想?要不然,琼姐儿能顺着小徐氏的心意嫁到贺家。要不是看着贺家的小子还像那么回事,能答应才怪。这事您也不是不知道,当时我跟老四都动手了,骂他混蛋连闺女的婚事都让。你是不知道,我媳妇都在娘家相看好了,她娘家的侄子,最是妥当不过。”

????李诚的媳妇出身江南大族,虽出仕的不多,但没代必出大家。算是清流中的清流,在文人中分量不轻。家里豪富不说,关键是以家风清正着称。族中男子不可纳妾,若家中只有女儿,那女儿可带走这一房七成产业做嫁妆,剩下的三成留给嗣子即可。

????可便是如此,家中不仅不见颓像,家业反而越发的兴旺起来。

????心疼闺女的人家,都想把闺女嫁进去,因此,能进那一家的女子不说万里挑一,千里挑一总是有的。挑进门的好姑娘,不用为子嗣忧心,各家的产业明确,都想着怎么兴旺自家家业的事,谁有那功夫勾心斗角。有些没儿子的,也不怕人家谋夺家业。毕竟,那些孩子便是过继了,得到的也未必就多。如何过继,这得是看族里和本人的意思。有些人家不愿意,这事就搁着。往后再看看,遇到那种早早没了娘,或是有各种意外遭遇情况不是太好的孩子,再过继过去便是了。

????江南就流传着‘嫁女要嫁岑家郎’的话。

????许时忠倒是听自家闺女说过这事,此时想来,老四也确实是不容易。他叹了一声,倒是想起平安还活着的时候跟自己说过的话,那言语里何尝没有对老四的可惜。

????他就说:“城外到底是冷了些。你要是不放心,就给我送来,叫她跟英姐儿作伴。”自家闺女啥都好,就是太孤单了。因着他怕出了意外,有人拿自家闺女做筏子,这孩子差不多只被养在院子里,闷的很。内侄女接来也挺好,做个伴。

????李诚才不呢,他不说他不放心,只道:“您家二夫人可不是善茬子,我干闺女在那边好着呢。过年我就接到我府里了,我媳妇也没给我生个闺女来,稀罕琼姐儿着呢。”

????顺王府也就是世子有几个庶女,那也是亲侄女。可李诚两口子轻易也不敢太亲近,主要是怕大嫂多想。还以为两口子要给庶房撑腰呢。

????把许时忠直接给怼回去了,好心好意的人家那边不接着。

????行吧!贺家那边怎么回事,他叫人盯着便是了。

????马上又换了被的话题,“我看老四的信里,说什么迁移……”

????“那谁知道人家那县令听了谁的话了对吧?”李诚呵呵笑,眼眼看赤||裸||裸的,就差没明说,是你是你就是你了。

????许时忠面色阴沉了下来,“在你看来,我就是一小人。”

????李诚撇嘴,带着几分意气用事的样子,“以前还觉得你挺好,至少跟我大哥比起来,也算是半斤八两的好人……可后来呢?好家伙,翻脸不认人,连老丈人家都不放过!亏得我们姐夫姐夫的叫,全都不记得当年大姐的好了。这有后娘了就有后爹了,大姐这才走了几年呀!这就恨不能把老丈人家除之而后快了!我就纳闷了,大姐她是咋对不住了……”

????气的许时忠端起茶盏就摔在地上,“还不给我住口!”

????这里面一响,外面的随从带着护卫哗啦啦的一股脑的都涌了进来,李诚阴阳怪气,“这是连我也要杀了!”

????许时忠摆手,“都滚出来,不叫进来都不许进来。”

????随从和护卫面面相觑,但到底不敢违逆,纷纷退了出去。

????李诚一副吓怕怕的样子,又给坐稳了,嘴角还不由的撇了撇。

????许时忠轻哼一声,“不要提夫人的事……”

????李诚扭脸看窗外,“不提就不提。等到新人要进门的时候,把英姐儿送到金家就成!”

????新人什么新人!

????许时忠闭上眼睛,掩住几分痛苦之色,然后才道:“你过来是诚心气我的?”

????“我可不敢!”李诚难得的正色了起来,“昨天给你送了信,你要是只当没看过,也不叫我来问问,那有些话有些事,我还真就不说了。不过……你到底是叫了我来了……那我这人又重感情,又念旧的,还真没法不跟你说。”他起身坐在了许时忠的对面,“我这次回来,还从金家带回一个人来。”

????许时忠愕然的睁大眼睛,“她……回来了?”继而气恼,“她回来干什么?她不守着宜安赎罪她回来干什么?”

????宜安是金家老二的字。

????金家大姐叫平安,大爷字静安,二爷字宜安,三爷字和安,四爷字武安。

????但自从平安宜安出事之后,这些个字,金匡就不怎么乐意叫人叫了。

????李诚看他:“她有什么罪?有罪也是那个人有罪,也是你这个做朋友做兄弟的有罪,她一个女人,到底罪在哪?”

????许时忠狠狠的闭上眼睛,胸口却起伏不定,继而露出几分苦笑来:“祸水!祸水!真真的祸水!”

????李诚眼里闪过一丝什么,“难不成这件事还有隐情?”

????许时忠再睁开眼睛,一双眼睛却已经红了,然后背过身去,“人在哪里,你留下地址,我会叫人去接。还有……告诉你哥,他的门人里要是有靠得住的,请人着人总履历来。银州上下都得换……”

????要用顺王府的人,换掉银州府上下的官员,这意思还是要保金家!

????李诚倒是真有些不明白了,此人到底是忠还是奸,一时间,他竟是有些分不清楚了。

????他分辨不了,只抬手拿了笔,在纸上写下了地址,扭头就走了。

????外面的随从和护卫看着这位安然无恙的出来了,然后各自对视了一眼……李诚对着他们呵呵笑了笑,一步三晃的走了。

????也是运道好,这出门的时候,竟是跟周氏走了个面对面。

????周氏是许时思的老婆,泼辣的很。金老四跟林氏成亲多少年,周氏跟许时思就成亲多少年。人家那边两口子,儿子女儿的生了五个了,眼看就要有孙子了,这边呢?周氏是一个蛋都没生下。府里姨娘小妾通房的都把许家的宅子快塞满了,生了一窝子庶子庶女,养的也不怎么精心。这货还不知足,在外面养外室。许时忠不知道为什么,对这个弟弟骄纵的很。反正是弟媳妇不告状他不管,你告状,他就往死里打,打的周氏怕做寡妇不敢告状了,就消停了。

????这回周氏好似从外面回来。后面跟着人还都带着笑包裹,这是出门的标配。但回来却不回内院朝这边来,必是要告状的。

????他心里嘿嘿笑,他走之前将许时思养外室的事跟几个朋友说了,叫几个人谨慎的露一露,露出去周氏再细查,这不得时间吗?这不,见成效了。

????心里乐了,面上却不派和善。见女眷过来,他还远远的行礼朝路边让了让,侧过身子不去直视。

????周氏却反而住脚了,“是诚二爷呀?”

????李诚一副君子模样,“夫人好!”

????“我是什么夫人呀?”周氏便道,“也别这些虚礼了,咱们小的时候还一块玩呢,我还叫你一声诚二哥?”

????周家跟随先帝的大将,跟顺王府关系不错。

????李诚也就无奈,“周家妹妹好。”

????周氏眼里闪过一丝黯然,随即又道:“我原想着看着小时候的情分,你们看着我们家那位爷混账能派人告诉我一声,不想谁都知道,就瞒着我瞒的死死的。哼!你们没有一个比金四哥仗义的,他要知道,他一准会告诉我。”

????李诚心里呵呵,这周家姑娘当年还想嫁给金老四呢,可惜叫林家捷足先登了。这事要是叫许时思知道了,得气到爆炸。

????他一脸的苦笑:“这种事……捉奸还拿双呢。我们如何敢说那样的话!你们是夫妻,疏不间亲呀!”

????周氏眼睛一瞪:“谁跟他亲?我跟诚二哥都比跟他亲!”

????别!这话千万别这么说,容易叫人误会。

????李诚有点怕怕的,好像跟周氏见面也不是啥好运道,他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????外面的事许时忠知道的一清二楚,他气道:“告诉周氏,她想说的我都知道了,叫她回去安心的待着吧。”

????周氏得了话,撇撇嘴带着人转身走了。

????这一天,许时忠都待在书房里,不管是谁都没有都没叫进去。食盒提进去又提出来,一口都没动。

????等到天擦黑了,这才起身叫人,准备出府。

????桌上的那个地址,许时忠记住并且取下灯罩引燃,直到燃成灰烬,这才拿了衣服开门出去。

????腊月的京城,天一黑,人就少了。热闹的地方都是有钱人寻欢作乐的地方,穷人身上便是有御寒的衣物,可这夜里风冷,他们的寒衣还是受不住这寒气侵袭的。除非不得已,几乎不在外面走动。所以,这俩寒酸的马车,从大街穿到小巷,几乎是没碰到过什么人。

????终于,马车在巷子最里面停下来,披着黑色大斗篷的人从里面下来,过去亲自敲门。不大功夫,门里传来轻盈的脚步声,紧跟着,门栓一响,门开了一条缝。里面的人并没有露脸,依旧躲在门后的暗影里。

????护卫要先进去,手里还举着灯笼,许时忠一把给拦住了,只低沉的吩咐了一句:“外面等着。”

????然后人直接就进去了,紧跟着,门从里面关上了,并且插上了门栓。

????许时忠看了暗影里的人一眼,这人没说话,在外面带路,直接带进了正屋里。屋子很小,放着炭盆,不算是太冷。

????许时忠将斗篷掀开,抬眼朝此人看去:这人身姿纤细柔和,长发垂下来,没有挽妇人的发髻,倒像是要睡的样子。黑衣黑裙冷然然的转身,那容貌几乎叫人看不出年纪。

????此人不是文氏是谁。

????许时忠闭了闭眼睛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????“我回来干什么?”文氏冷笑,“我不回来,就没人找我回来了?”

????许时忠皱眉:“有人去找你?”

????“半路上被土匪拦截,就是冲着我去的。他们不是要杀人,他们是要抢我回去!”文氏深吸一口气,“到了老家,依然有人打着文家的旗号找我……”

????许时忠沉眸不语,“这未必与宫里有关。”

????文氏摇头:“不是宫里,还能是谁?难道不是盯着大皇子的人!我现在问你,我儿子怎么样了?”

????许时忠大怒:“什么你儿子?哪里有你儿子!你给我记好了,你是宜安的妻子,生是他的人,死了也得是他的鬼!你除了是他的女人,我不会叫你成为任何一个人的女人!你该信我,我现在有这种能力!”

????文氏不可思议的盯着许时忠:“你杀尽文家,就是为了宜安的名声?”

????许时忠垂下眼睑,“宜安……我不允任何人玷|污了宜安的名声。”

????文氏坐在炕沿上,盯着炭火,眼里晦暗不明,“我想知道……宜安他……到底是为什么死的?你别告诉我,到现在你还没弄清楚。是他……杀的吗?”

????许时忠面色复杂的看她:“……是他杀的……你待如何?”

????文氏面色惨白: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许时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,“为了立你为后!”

????文氏睁大了眼睛:“什么?”

????“当日不娶你,那是因为皇位。后来,有了皇后了,他想要回你了。”许时忠脸上的表情慢慢的麻木了起来,“宜安替你说了一句公道话。他说,如此这般,会害的你成为红颜祸水。彼时,太后尚且活着,宜安便说,太后是不会容许你为皇后的。在后宫屈死的女人多了,真要是对你有情义,就该放手……”

????文氏泪如雨下,是的!这是宜安会说出的话。

????只是,坐在了皇帝位,李昭就不单单是那个跟他肝胆相照,可以托付妻儿的朋友了。他是君王!君王的逆鳞不能碰!

????提了当时的太后,这便是触碰了逆鳞,他会觉得,你小看了他,没有从心里敬畏他这个帝王。

????宜安啊宜安!我劝你多次,你为何就不听呢。

????许时忠也只看着炭火,“……他立你为后,我相信对你是有情义,也是有亏欠的。但这也是试探,试探宜安,也在试探我。宜安要是二话不说,以妻子相让,他便不会再有二话。而我,只要默不作声,看着本是正妻的妹妹让出位置,对皇后之位不做半丝垂涎,那我才算过关!可是……凭什么?宜安跟你,相守相伴十余年,以礼相待……这就不能有一丝情义了?便是个物件,用上十年,也该有感情的,何况是两个人?”

????文氏捂着嘴,心如刀绞,“宜安对我不曾有丝毫逾矩的地方……”

????“但他不那么想,他觉得是宜安贪恋你的美色,他将你托付给他,他却将你占为己有,反倒是认为宜安夺了他的妻子……一个君王要这么想,宜安他……可还有活路?”

????许时忠的话没有丝毫的起伏,“宜安当面顶撞,他没恼。出事的那天,我们都在皇后的宫里,……我不能确定我妹妹是否完全无辜……但便真是她叫人动的手,没有李昭的授意她是不敢的。后来,宜安出事了。我一边将他叫出宫不知轻重的揍他,一边又去把宫里可能牵扯到这件事的人给处决了……宜安死了,他的死我可以慢慢查。可要是叫李昭将宜安的死全推到我妹妹身上……那我和许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。宜安的死就彻底的没有以后了!这件事……我处理的有私心,为了这个,平安含恨去了……她到死都以为是我和我妹妹联手害死了她弟弟……我冤!事情走到这一步,是我不得已而为之,我不逼他,他就得逼死我。那你说,我该如何?”

????文氏摇头,要事情真是这样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了。

????许时忠又问:“不管为什么回来的……既然回来了……你想怎么样?”

????文氏看他:“我不回来,我那个丫头就要回来……”

????许时忠皱眉:“金家知道了?”

????文氏点头,“我也没脸在金家呆下去了……原本想把岚儿许给老四家的次子,谁知道这事出了弟妹死活不应……可我还在半路上,李诚又接到信,说是……林氏又允了……金家人……厚道……将那孩子托付了,我再无什么可放不下的……”

????许时忠默然,良久才道:“老师……还好吗?”

????文氏摇头:“不怎么见人了。”

????许时忠自嘲,“教出两头狼来,还把亲儿子喂狼了,又怎么会好呢?我也是问了句废话。你只说你想怎么样?想叫我怎么样?”

????文氏的手无意识的搓着,“你告诉我实话……他到底如何了?”

????“他求仙问道是真的,炼丹也是真的。丹药不至于吃出大问题也是真的……可我妹妹给她炼丹的材料里加了点别的还是真的……他……半身行动不便……又不想叫别人知道,这都是真的……”

????文氏愕然:“皇后她……”

????“皇后她想叫大皇子登基,李昭一倒下便猜到了始末。他把国事委托给我都是真的。他知道我不会杀他……知道我宁肯要个废了的帝王把持朝政,也不愿意扶持什么大皇子做国舅。所以,从对待大皇子这事上,我跟你立场是不同的。”

????文氏慢慢的起身,“我也没想我的儿子做帝王,我只想作为亲生母亲去补偿我的儿子。我要进宫,哪怕是粗使的嬷嬷呢。我要留在我儿子身边,照顾他……”

????许时忠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:“哦?只是想照顾大皇子?这个容易……将大皇子移出宫来……开个皇子府便是了。你在皇子府想如何便如何……”

????“好!”文氏点头应下来,“那就把大皇子移出来,我在皇子府照顾我的孩子……”

????许时忠认真的看了文氏两眼,还真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。但他对她一直心存疑虑。好端端的,李昭为什么非要封她为后?便是试探他和宜安,有的是办法,为何那么急切的操办这件事。

????他深深的看了文氏几眼:“你还是进宫去吧!也别说照顾大皇子的话……我直接送你去见他……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你,我怎么能不满足呢?”说完,就直接起身,“明儿上朝之前,我派人接你。”

????文氏朝前走了两步:“你信得过我?”

????许时忠摇头:“信不过!但……你留在外面,认出你的人就会猜出一些端倪。我不想宜安的名声受损,仅此而已。”

????文氏晚上睡不着,对着炕桌上的烛火。许时忠的话他该信几分?但这不管有几分可信,这里面有个人都逃不掉,那就是皇后许时念。

????不管是谁,该对宜安的死负责的,一个都别想跑。

????这么想着,盯着烛火的眼睛就有些发困,然后缓缓的闭上,好似有些昏沉。一位是困了想睡,却不想鼻间似是有烟火的味道。

????火!火!火!

????有人这是要烧死自己吗?是谁?到底是谁?

????不!不!不能死!

????她睁着着坐起来,屋里果然弥漫着浓烟,火吐着舌头从门外涌了进来……

????“不要!”岚姐儿蹭的一下坐起来,神情茫然。

????璇姐儿被吓了一跳,裹着被子看她:“岚表姐怎么了?做恶梦了?”

????文岚儿‘嗯’了一声,抹了一把脸,才发现脸上都是汗。再低头看身上,连里衣都打湿了!

????璇姐儿迷糊的问:“梦见什么了?”

????文岚儿艰难的摇头:“也没什么……就是梦见火……好大的火……”

????璇姐儿踢开一点被子叫透气,“难怪梦见火,这炕烧的也太热了。”

????文岚儿含混的应了一声,但还是给璇姐儿把被子捂上,“睡吧,我看时辰还早。倒是我吵到你了!”

????“没有!是夜太长了。”璇姐儿翻身,已经没有一点困意,远远的,似乎还能听到有人清扫院子的声音,“结巴叔都起来了。”

????文岚儿把心里的那点不自在放下,陪她躺下,“不下雪了,外面怪冷的。多躺一会子。”

????“今儿我三哥他们要去镇上去瞧瞧,表姐要不要去?”璇姐儿是想跟着去的,“也不知道好玩不好玩。”

????“只一条街道,二里路,能有什么好玩的?”文岚儿便道,“不外是卖些冻梨冻柿子,你爱吃,叫你哥哥给你带着便是了。”

????璇姐儿一早起来便去找她三哥,“岚表姐说叫你给我带冻梨冻柿子。”

????珅哥儿脸微微泛红:“你告诉我说你想吃,难道我不给你买?”怎么这么促狭?

????“我告诉你我想吃,你一准念叨我,不许我吃凉的。”璇姐儿做鬼脸,往正屋跑,“三哥可记着点,多买些。咱家人口多!”

????林雨桐在里面听见了,就笑:“火炕睡的人上火,泡黄连苦哈哈的没人喝,倒是吃个冻梨觉得舒服。”

????正说着话呢,金一钱来请,说是大老爷来了,正在老太太那里,请四爷过去。

????金济来了?

????来了就来了叫四爷干啥?

????林雨桐一边给四爷穿衣服,一边问金一钱,“大老爷可是为了过年的事来的?”

????金一钱摇头,“在里面说话,小的并没有听清楚。”

????林雨桐再没问,四爷一边往出走一边叮嘱林雨桐,“喜欢吃你这几日也少吃点,莫贪嘴!”

????来例假了,不能贪嘴。

????屋里有听懂的有没听懂的,听懂的都红了脸,还得假装没听懂。

????那边四爷一路跟金一钱说过年的安排,那边就到了老太太那边。

????金济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,“……往年都是这个惯例!太爷的孝敬钱,这是必给的。炭敬冰敬,四时八节两寿,这都不能马虎……从州府到下面的县衙,莫不是如此……我是要往州府去的,就看这边是老四去还是老三去……”

????四爷皱眉:“谁都不去!”说着话,掀开帘子就走了进去……